Brownie Pines

艰难的生活永无止境,但因此,生长也永无止境。

—— 2018年终总结

今年的总结。🤟❤️


我深渊旁的屋子:

掉马时间到!

      



⒈最喜欢的开头


克拉克沉默了半晌。“我从大都会赶过来。“他说。“暴雪,交通堵塞,我不得不飞起来,穿过云层。”

”我就在那时发现了他们。“


2.最喜欢的结尾


“还有,你是完美的……”

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开始哭泣。午夜温暖而潮湿,海风挟着盐分撞到我的脸颊上,轮船驶入海港时拉响漫长的汽笛。母亲的心跳声清晰地印在我的肋骨上,潮汐流动的日日夜夜里,即将抵达的新生活之前,它是一个生硬的停顿,一次短暂的、钝重的喘息。


3.最喜欢的人物描写


亚瑟下意识昂首,越过昏暗中定格的无数高举的手臂,和玻璃杯中晃荡的深褐酒液望去,屏住呼吸。被黑暗框出的小块空间之中,月色光耀、滞重,浓稠如流动的银,星光稀薄在仍在滴落扩大的水渍里。那个身影抬起头来,他的面容像一颗珍珠般被照亮了。


4.最喜欢的环境描写


当新一杯朗姆酒被掼到面前,奥姆·马略斯从酒馆狭小的窗口俯瞰的,正是同样的景色。渔村像一根钉子般顽强地楔进大西洋畔矗立的无边无际的铁灰巨石,碎裂成群青的潮汐间,海鸥群盘旋嘶鸣,俯冲入水。而玻璃杯中的雪白泡沫仿佛海面漂浮的冰山碎屑,翻涌起来浸湿他的袖口。临近休渔季节,吧台冷冷清清,壁炉里炭块兀自燃烧着,将釉似的阴影涂抹在磨得发亮的长凳上。


5.最喜欢的动作描写


他试过许多方式与布鲁斯坦白。晦涩的、露骨的、诙谐的。拥抱时轻拍他的臀部,一场同志电影的放映会,彩虹游行“无意”撞衫的情侣款式,目光,亲吻脸颊,夹进书页的纸条和带下划线的暧昧语句。每当作出暗示时,他的肋骨下方就不断涌起阵阵虚弱的羞愧,仿佛他对布鲁斯的爱是丑陋的、徒有其表的:全力抓紧一个机会,却吝于诉诸言语。他渴望描述的感情,与他期待得到的回应从来无法成为实体,只有一连串副词、形容词和名词在雾气里忽隐忽现。而动词,自始至终缺席。


6.最喜欢的语言描写


“我要在这儿永久安息下来,从我这厌倦人世的凡躯上挣脱恶运的束缚。眼睛,瞧你的最后一眼吧!手臂,作你最后一次的拥抱吧!嘴唇,啊!你呼吸的门户,用一个合法的吻跟网罗一切的死亡订立一个永久的契约吧!来,苦味的向导,绝望的领港人,现在赶紧把你的厌倦于风涛的船舶向那巉岩上冲撞过去吧!”

“……为了我的爱人,我干了这一杯。《罗密欧与朱丽叶》。”他嘶哑地接道,领主的手指向下落去,解开他制服的第一颗暗扣。餐桌被推开时与地板摩擦发出剧烈的嘶鸣,乔置若罔闻,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俯下身吻开他的嘴唇,掠夺他的口腔。冰冷的液体漫溢过他们紧贴的唇角,领主轻声笑着,蘸起一点抹在他此刻袒露在外的胸脯上。达米安攥紧椅子的扶手,在乔带着凉意的第一根手指探入时闭上了眼睛。

我就这样,在这一吻中死去。


7.最喜欢的心理描写


在他们尚遥远分别的十几年中,他耗费很多时日在亚特兰蒂斯的顶端度过,遥望从海面洒落的苍白的粼粼天光。这座远古的城陷落得如此之深,即使是亚特兰蒂斯人被强化过的双眼也无法从中分辨出更明亮的色彩。当他最初的世界开始分崩离析,他选择将陆地拒之门外,却未曾料想到那将是一场更为漫长的自我流放。



总有一天,亚特兰娜会真正离开人世,她大概更希望与那个叫汤姆·库瑞的人类埋葬在一起,而他不会忤逆他的母亲最后的愿望。那时把他与陆地联结在一起的将是一方沉默的灰石,就像他在海床中埋葬父亲时,俯瞰那些因挖掘溅起的砂石在水流中飘逝,它们奇迹般越升越高,往海面而去,在他额前仅投下细碎的深色阴霾。


8.最喜欢的亲密行为描写


“停下。”布鲁斯声音嘶哑,一种屈辱和憎恶混合的怒火击中了他。卡尔置若罔闻地活动手指,碾按起来。电流攒动、奔涌,击穿一层又一层防护的壳,他仰起脖颈,咬着牙,双手攥握成拳。领主停顿下来,意味深长地观察蝙蝠侠在自己腿上受伤般无意识拱起脊背。


9.最喜欢的搞笑部分


亲爱的芬恩,

        这里是蕾伊。

        现在已经接近凌晨两点,我刚把最后一点衣物从行李箱里拖出来安置到我的衣柜里,字面意义上的拖,因为我真的精疲力尽。出发时你反复念叨一定要记得给你来信,一想到你可能还在苦苦刷新通讯界面,我实在不忍心(尽管这是我现在最大的渴望)直接扑进崭新的柔软床铺里倒头就睡,希望你不要因为这封信的简短感到失望,我保证下一封信会双倍地长。

            城市生活很愉快,我有幸在●irbnb上租到价格超低还带折扣的美妙住房,更有趣的是房东只有一个神秘化名——你必须要听一听——凯洛·伦!这个名字真是相当黑暗,我怀疑他万圣节是否会打扮成死神外出游荡。他在●irbnb上的用户头像也是一个黑色面具。老实说,第一眼看上去挺吓人的。但是很遗憾我大概是看不到他万圣节会做何准备了。他几乎立刻同意了我的租房申请,然后留言说他会外出一年,去穆斯塔法朝圣。我想起来那里都是火山,于是叮嘱他注意安全,他大概足足沉默了六个小时才回复了一句“HAK”。

         是的,我看见这个回复时的确有些尴尬,毕竟我们才刚刚认识,对只说过三句话的租客发“Hug and kiss”,他未免太过自来熟。但仔细思考之后,我感觉他的反应其实很可爱,看他空白一片的租客记录,说不定那六个小时他都在思考怎么回答呢。我实在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对着聊天记录唱独角戏。

        八点钟的时候我回了一个“XOXO”,他现在还没有回应。我想他可能是睡着了。希望收到信后你也是如此。

                                                                                                        握你的手,

                                                                                                        蕾伊

PS:别担心,他的短期租客记录确实是空白的,但长期记录里有一位麦特,是个雷达技术师!这听起来很酷,我迫不及待想学两手,假期回德卡时我说不定能修好波的飞梭摩托。

PPS:我刚才查看了一下住客名单,幸运极了,麦特似乎就住在我楼上——是的,这位神秘的死神凯洛·伦先生在科洛桑的中心地段拥有一栋三层别墅,我几乎开始好奇他是否有什么显赫的背景?


10.没有理由,就是最喜欢的部分



我再度跳进荒原像私奔一个情人而去;和我说话,贝雅特丽齐!搭救我!




Bonus


他是那个面对悬崖会一脚踩下油门的创造者:你不仅要发现水底冰山的部分,还要跟着他跳下去,潜进深渊,让深海里的气压挤走你肺里最后一丝空气。

因为美无非是恐怖之开端。

坦白说,我不是一个好的写作者,也不能够说是一个足够坚定的创作者。我将之带进写作的,依然是我的困惑、浅薄、失败与痛苦,尽管我想,到头来每个写作者都会走过这条路,或者终其一生也没能走完。

我时常想到一些极其出色的作品击中我的瞬间,想到与创作它们的艺术家的交集。“当时我很受震动,就像永恒中的某个片段爱上了我……”

你们始终是我生命中不可思议且无法重复的那些遭遇。我不曾期望橄榄枝的荣光或是生命满斟的酒杯,我只为自己而写作。但我的写作,仅仅是由于我目睹过永恒,仅仅是我渴望有朝一日能拥有那配得上你们的高尚和友谊的东西。



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8)
  1. Brownie Pines我深渊旁的屋子 转载了此文字
    今年的总结。🤟❤️
返回顶部
©Brownie Pin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