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nie Pines

艰难的生活永无止境,但因此,生长也永无止境。

上与下、神与人、纯洁者与不洁者之间将会发生什么?最终,“真实世界”又会发生什么?这或许就是K,以及身为目击者的我们(读者/观众)被允许惊鸿一瞥的东西。:)

我深渊旁的屋子:

这个月改来改去删了一万两千余字。但按海明威的说法,应该是个好兆头。

于是先放半篇措辞过于严肃的小论文,权当九月的第一次更新。

—— “那不能弯卷的永恒仍是深渊。”

或许,那异于常人的部分并不是非人的,而恰恰是“人性的,太人性的”。

我深渊旁的屋子:

1

你着火了。

你在燃烧。

你的身体里同时发生了数亿次宇宙大爆炸,你变成行走的果壳,但你不是宇宙之王。构成你的千亿个碎片此时散落在无边的黑暗真空里。

打招呼会杀死你。

开口说话会杀死你。

写字会杀死你。

思考会杀死你——哪怕想到的正是死亡。

漫无目的注视天花板也会杀死你——无所事事让梦魇般的感觉翻倍。

难以忍受。你的思维像瘪了气的轮胎,像整个人陷进缓慢下沉的流沙陷阱,像沼泽,黏稠,但下方有一个飞速旋转的深渊,正在把你吞进去。焦虑带来加速度。最初,你无法动弹。现在,...

一点随想。

最初一颗星就像最后一座房屋:


今天给朋友发了《迦太基玫瑰》。她边读边问我细节问题,还发觉了一些致敬的段落,最后我们谈了挺长时间。

我一直觉得同人比较像快消品:有力的情感冲击永远在第一位,其次是故事设计和描写手法的加分。故事是否拥有一个逻辑严格的内在体系,并不处在特别重要的位置上。我会预设我的读者对这个故事有所期待,但我不能肯定所有读过第一遍的人,会乐于一遍遍重读,推敲、琢磨出其中埋藏的每一个细节。毕竟这不是传世名作,也不是语文试卷上必须拿分的阅读题。

所以我最后有点妥协和泄气。按海明威的冰山理论,我大概把整座冰山的四分之三都拎出了水面。我本来应该彻...

Never compromise.❤️

Love Me for All My Days:

Happy birthday dear Sir.🎂❤️❤️❤️Wish you all the best.

👉赶飞机来不及上色,回来再更新<3


—— 2017年终总结

⒈最喜欢的开头


《Star, dust and snow in between》

彼得在致辞前踌躇了几秒。

他不知道怎么开口,言辞在思想中左右支绌,但最终勇气战胜了年轻人的生涩,彼得说出了第一句话。

“他们度过了幸福的一生,”他声音微颤,“我希望我能这么说。”

远处教堂的钟声响了起来,冬日的晴空里,隐约传来麻雀的啁啾。


《Scarlet》

“他不在堪萨斯,阿尔弗雷德,问题就出在这里。”布鲁斯坦言。“我没有去他的墓地。”

阿尔弗雷德终于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头。

布鲁斯出神地望着门外滂沱碎雨,缓缓吐出那句话。“他是从天而降的。”


2.最喜...

返回顶部
©Brownie Pines | Powered by LOFTER